男子强闯高速被撞身亡,司机被判担责4成: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
焦点 行人进入高速公路,谁担责? 由于对赔偿问题无法协商一致,马某亲属诉至攀枝花市西区人民法院,将袁某及保险公司、丽攀公司告上法庭:要求袁某赔偿37万余元,太平洋公司承担连带责任;要求丽攀公司赔偿死亡赔偿金34万余元。 袁某辩称,发生的该事故属实,马某违规进入高速公路是导致其死亡的根本原因,他驾车没有违反交通规则,已尽到相关的安全注意义务。本着死者为大的原则,袁某对高速交警的认定没有异议。依据双方过错大小,由法院确定责任承担比例。袁某已为涉案车辆向太平洋公司购买了交强险及第三者责任险,第三者责任险的保险金额为100万元,应由太平洋公司在保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。 太平洋公司辩称,发生该交通事故是事实,不认可高速交警对该事故作出的责任认定。行人禁止进入高速公路。当时车辆行驶在高速公路上,不是在普通道路上,认定书没有记载车速,只要没有超速,驾驶人的违法行为就很轻微。即使存在责任,仅承担20%的赔偿责任。车辆进入高速公路是付费的,丽攀公司应该确保车辆在高速公路上安全行驶。马某出现在高速公路上,丽攀公司在道路维护上有缺陷。(若)丽攀公司采取的措施得当,行人不可能进入高速公路,也不可能导致本事故发生。太平洋公司的赔偿责任应由丽攀公司承担。 丽攀公司辩称,马某欲进入高速公路时,收费员进行了劝阻,马某不听劝阻,执意要进入,当班班长再次进行劝阻,马某仍然执意进入。丽攀公司在观察马某的行走路线后,派出管护大队拦截,并报警,已尽到了安保义务。马某是有民事行为能力的人,应当对其行为后果承担责任。行人不得进入高速公路。马某进入高速公路是在实施违法行为,马某存在极大过错。制止住马某实施违法行为,不是丽攀公司作为高速公路经营者的法定义务,丽攀公司并非执法部门,也没有权利和手段对其进行强制拦截。劝阻和报警是丽攀公司应采取的合理措施。丽攀公司工作人员进行了劝阻。要求丽攀公司出手制服马某,没有法律依据,是不合理扩大了丽攀公司的义务。马某实施违法行为导致被撞身亡,与丽攀公司没有因果关系。丽攀公司不负责任。 判决 司机担责4成,保险公司赔偿20余万元 攀枝花市西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,侵害民事权益,应当依法承担侵权责任。高速交警对该交通事故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,认定马某负此次事故主要责任,袁某负此次事故次要责任。袁某在收到该认定书后并未提出复核申请。在审理中,原告、袁某对于该责任认定予以认可,该认定书应当作为认定案件事实和事故责任的依据。 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》第六十七条的规定:“行人、非机动车、拖拉机、轮式专用机械车、铰接式客车、全挂拖斗车以及其他设计最高时速低于七十公里的机动车,不得进入高速公路。”马某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, 应当知道进入高速公路可能产生的严重后果,其擅自进入高速公路属于实施违法行为,个人存在重大过错,对事故应承担主要责任。 法院认为,丽攀公司对实施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人,没有强行带离现场的职权,从已有证据看,丽攀公司2次劝阻并及时报警,已尽到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,不应承担赔偿责任。袁某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,对事故承担次要责任,应赔偿相应损失。依据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的事实,根据当事人的行为对发生交通事故所起的作用以及过错的严重程度,确定马某负60%的主要责任,袁某负40%的次要责任。 因此,法院一审判决保险公司支付赔偿款212798元,支付袁某垫付的赔偿款28802.5元;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。一审宣判后,当事人未提起上诉,一审判决已生效。 上一页 1 2 全文阅读